首頁 » 【愛好契合,並不等于三觀契合】《花束般的戀愛》:愛情羅曼史的底色,是成長命題

【愛好契合,並不等于三觀契合】《花束般的戀愛》:愛情羅曼史的底色,是成長命題
2022/07/28
2022/07/28

最近這幾天,我常常刷到一部電影——《花束般的戀愛》。

電影海報上,年輕的男孩女孩沉浸在熱戀中,在花束的映襯下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色調清新療愈,但根據大家的觀後感來判斷,結局似乎卻不那麼美好。

有人為百分百合拍的人終究以分手為結局而感到惋惜,也有人表示,儘管是俗套的愛情故事,但在電影結束後還是沒忍住眼淚,而在諸多感受中,最現實也最能引起共鳴的觀後感莫過于一句「社畜不配擁有愛情」。

遇到百分百合拍的人是怎樣一種體驗

《花束般的戀愛》是由土井裕泰執導,有村架純和菅田將暉共同主演的一部愛情電影,編劇是曾經打造出《東京愛情故事》和《四重奏》的阪元裕二,光製作班底就讓人眼前一亮。

這部電影去年在日本上映時連續六周拿下了票房冠軍,2月22日在內地上映後也廣受好評,目前某社交平臺超過29萬人標記,評分高達8.7分。

《花束般的戀愛》講述了八穀絹(有村架純飾)和山音麥(菅田將暉飾)因錯過末班車而相遇,在打發時間等早班車的過程中卻意外發現,兩人的愛好和品位出奇地相似:喜歡同樣的作家和電影,穿著同款帆布鞋,都有用電影票根作書簽的習慣,連對方家裡的書架都堪稱自己的翻版,甚至兩人還發現,他們買了同一天的展覽卻都沒能去成——不然我們在那時候就該遇到了吧!

這就像兩個網友開對方的主頁,發現那個人的書影音記錄幾乎與自己如出一轍。這樣的碰撞和宿命感也讓絹和麥覺得,自己幸運地遇到了那個與自己100%契合的靈魂伴侶。

初相遇的兩人有著說不完的話,在一起仿佛成了順理成章的事,就連表白的時機都默契地選擇了同一時間。

臨近畢業,麥打算繼續自己的漫畫事業,絹支持他追求自己的夢想,同時也開始找工作,兩人便決定搬到一起住。

這個階段也正是戀愛最甜蜜的時期,就如花束綻放般絢爛而美好。

我在玩塞爾達,你卻在玩消消樂

後來的故事走向也令很多人感到似曾相識。

畢業後,兩人正式步入社會。麥的漫畫事業發展不順利,經濟狀況每況愈下,麥感受到自己應當承擔的責任感,于是他放棄了自己的漫畫夢想,進入一家公司成為了銷售。

麥成為了有著巨大工作壓力的社畜,因為工作性質,他常常要忍氣吞聲和進行無休止的加班。

原本有著共同的愛好、百分百契合的兩人忽然進入了不同的節奏:女生打開switch玩著塞爾達,男生在被窩裡用消消樂打發時間;女生從書架上興奮地拿起兩人都喜歡的書籍,男生卻已經開始看「成功學」;女生提前買好了喜歡的舞臺劇票,男生卻又要因為工作而失約……

電影用大量的男女主自白展現了雙方的心理活動,看的時候,我們能從他們的內心獨白中更直觀地代入和感受他們的情緒。

當兩人的自白從「我還想停留在昨晚的餘韻中」,變成了「一直都還是學生之間的相處模式,她到底有沒有認真對待這段關係,我已經搞不懂了」時,其實就已經在告訴我們,曾經親密無間的兩人在現實的拉扯中開始漸行漸遠。

就連分手,兩人都保持著一如既往的默契。在參加一位朋友的婚禮時,兩人同時萌生了分手的想法,甚至在分手後再見面,也能在岔路口分別時背著身同時揮了揮手,將默契二字從開始貫徹到離別。

從無憂無慮的學生,擁有獨屬于兩人的甜蜜回憶,再到面臨愛情和麵包的選擇題,被現實擊敗,最終感情耗盡,走向不同的岔口——這段浪漫的BE美學路徑讓很多人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也賺足了觀眾的眼淚。

有人說,最好哭的就是兩人在說分手時,看到熟悉的餐廳裡他們常坐的位置上,一對初遇的年輕男女,就如五年前的他們一樣,暢所欲言地聊著彼此的愛好,以為自己遇上了最合拍的另一半。

最難過的莫過于想起我們曾經有著聊不完的話題,但如今卻連話都不願多說一句。曾經有多美好,現在就有多難過。

懸浮的愛情,落地即散

但默契和合拍真的意味著一份可以持久的愛情嗎?

休斯頓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羅蘭·米勒曾在《親密關係》一書中提出:

「愛情的第一個成分是親密(intimacy),包括熱情、理解、溝通、支持和分享等愛情關係中常見的特徵。第二個成分是激情(passion),其主要特徵為性的喚醒和欲望。愛情的最後一個成分是承諾(commitment),指投身于愛情和努力維護愛情的決心。

通常,促使人們結婚的愛情和使人們數十年廝守在一起的愛情並不一樣。隨著我們變老,激情會消退,但親密和承諾都會增強。因此,相伴之愛比浪漫之愛更為穩定。」

可以肯定的是,麥和絹的愛情一開始是擁有親密和激情的,但時間推移,激情退卻,親密不再,承諾也沒能形成。

在他們最幸福的時候,麥曾經想的是我想和你維持現狀。

但他卻忽略了,愛情本就不可能永遠維持現狀。兩人的感情一定會隨著時間和外界環境的變化而改變。

在現實生活中,情侶會面對生活的責任、職場的壓力、父母的期待甚至婚姻的種種,當兩人共同度過一件事,他們的感情必定會因為這件事產生一些變化,也許是積極的,也許是消極的。

絹最喜歡一位已故情感博主寫下的一句話是,「開始,是結束的開始;相遇,總是伴隨著離別。」

或許這句話就已經彰顯了絹內心深處對于感情的悲觀態度。當她和麥的感情遇到了現實中的阻礙時,麥選擇了對現實妥協,而絹則還是想當那個驕傲的小女孩,更無法理解麥的妥協。

所以在最後分手的那刻,麥因為不舍,哭著對絹說:「我們結婚吧,就這麼一直生活下去。」

他形容著結婚後的生活:生幾個孩子,叫我們爸爸媽媽,不可能永遠都像當初那麼喜歡的,大家都是這麼過的,跟你結婚我有信心可以過得很好,一起變得幸福吧。

面對麥的決心和承諾,絹卻拒絕了。因為無法接受對現實妥協的麥,絹也無法擁有努力維護愛情的決心。

在她心裡,這樣的愛情,寧願割捨掉。

到這裡我們發現,原來愛好契合並不等于三觀契合,兩人對于感情維繫的看法其實完全不同。甚至影片中兩人對于三觀上的深入探討並不多,兩人的感情從始至終都給人一種懸浮感,似乎只要從文藝氛圍的雲朵中浮現出來後,渾身都散發著落地即飄散的脆弱感。

如果回想麥形容的結婚生活,我們會發現,那其實原本就是普通夫妻過著的普通日子,但影片似乎已經給那樣的日子預設好了一個「基調」,即對于他們倆來說,如果過上這樣的日子似乎就等于掐斷了愛情。

但實際上,根據上面羅蘭·米勒的理論,在長期的愛情親密關係中,激情的退卻是正常的,與此同時,如果親密和承諾都在增強,那這樣的愛情才可能長久。

就像在生活中,一對幸福的夫婦既可以一起去看一場展覽,聽一場音樂會,也可以一起去菜市場砍價,在充滿油煙的廚房裡做兩道家常菜。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