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真正的擺渡人,永遠是自己

《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真正的擺渡人,永遠是自己
2022/07/28
2022/07/28

今天要為大家分享一本非常棒的小說——《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 講述的是一個關于成長的困惑,疼痛,失去與新生的故事。

自上市以來,這本書便立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全美銷量破百萬冊。

它用平淡的筆觸,真實地回顧了塔拉那由垃圾場的廢銅爛鐵鑄成的童年,那里沒有讀書聲,只有起重機的轟鳴、父親頑固的意志控制,以及施虐成狂的哥哥。

直到她逃離大山,用教育ㄉㄚˇ開另一個新世界,更ㄉㄚˇ碎了自己的愚昧、固執、狹隘,最終走向理性、寬厚、包容,迎接重新照進生命中的光。

在這個故事里,你或許可以找到你自己的影子,并從中獲得新生的力量。

難怪就連比爾蓋茨都忍不住評價道: 「這是一個驚人的、真正鼓舞人心的故事,每個人都會喜歡,它甚至比你聽說的還要好。

一個人的原生家庭,就是一個人的宿命

在愛達荷州連綿的山脈中,有座不是最高、最壯觀的山峰,卻最為精巧的巴克峰,塔拉一家人就住在巴克峰之下。

塔拉的父親是一名摩門教教徒,他從不允許家中任何一個人擁有自己的聲音,更荒唐的是,在他看來公立學校是政府引導孩子遠離上帝的陰謀。

「我把孩子們送到下面那所學校,和把他們交給魔鬼有什麼兩樣。」

不上學,不就醫,就是塔拉父親要求全家人堅持的忠誠與真理。

塔拉和哥哥們從小就在父親的廢料場幫忙干活,或是跟隨母親制作酊劑和精油。他們與世隔絕,相信世界末日終將到來,每天都在囤積物資,做生存準備。

隨著塔拉步入青春期,父輩主張的不容置疑的聲音開始在她心中動搖。

父親不顧她的安危,一次次將她推向咆哮著的幾乎要將人腦袋咬下來的軋鋼剪刀;

哥哥肖恩屢屢出現暴力傾向,把她的頭按進馬桶,一頓暴ㄉㄚˇ,聲稱要替家里除掉這個妖怪;

又或者肖恩看到塔拉化妝后勃然大怒地掐住她的脖子并罵她說:「你看看你這樣子,你和那些ㄐ丨ˋ女別無兩樣」;

最令塔拉難過的是,母親明明知道她所受的所有委屈,卻選擇無視與沉默……

不知道多少人在塔拉這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那是穿不完的兄弟姐妹們不要的破衣服;

是家里中人人可以撒氣的「出氣筒」;

更是聽不完的「廢物」,「這點小事兒都干不好」,「你看看別人家的孩子」

......

「家庭」、「家人」原本應該是世界上最溫暖的存在,但有些時候,帶給我們最大傷害的,卻也偏偏是他們。

記得電視劇《歡樂頌》里有這麼句臺詞:「一個人的原生家庭,就是一個人的宿命。」

的確,那些被原生家庭帶給我們的傷害,往往需要用一輩子去消化。

但也有人不甘淪為原生家庭的囚徒,哪怕前路艱難,也要把原生家庭欠自己的,統統贏回來。

真正的擺渡人,永遠是自己

忍受家庭磋磨的不止塔拉一人,但逃離傷害的,只有塔拉那個性情古怪的哥哥泰勒。

泰勒與家里眾多的孩子格格不入,他喜靜,愛看書,喜歡分類、標記、整理。

他選擇離開巴克峰,去上大學,去追尋書本里的知識,并在重逢時看到塔拉被肖恩拽著頭髮拖著走后,說服塔拉通過教育救贖自己的人生。

「是時候離開了,塔拉,你待得越久,離開的可能性就越小。」

「對你來說,這兒是最糟糕的地方,去我去的地方吧,去上大學。」

泰勒的話為塔拉播下一顆好奇的種子:廢料場沉悶而危險,家之外是否有一個可以救贖自己的不同的世界?

于是,十七歲的塔拉第一次有了方向,為了走向更外面的世界,她在替父親工作的間歇偷偷自學,準備大學入學考試。幾個月的努力之后,她收獲了一個奇跡:大學入學通知書。

當塔拉第一次走進真正的課堂才全然接觸到這個陌生的世界。

擺脫無知的道路并不容易,憑借毅力和信念,塔拉不僅從不及格生成為全優生,還獲得了去劍橋大學交換的機會,繼而在那里攻讀碩士,又成為哈佛大學訪學者,最后獲得了劍橋大學博士學位。

教育讓塔拉一步一步重塑自己的人生,更令她鼓起勇氣去ㄉㄚˇ開生命的無限可能。

生活在這個非黑即白的世界,每個人都會陷入各種各樣的困境,無助的時候我們都希望有人能夠伸手拉自己一把,幫助自己走出泥潭。

可沒有人能一直陪在你身邊,你也不可能永遠把自己鎖在安全舒適的小木屋里,真正能救贖你的擺渡人,永遠是你自己。

生活從來都不容易,但總要昂首走過去,未來才能有更多的可能。

饒恕過去,就是放過自己

很多年后,當塔拉重讀了休謨、盧梭、史密斯、戈德溫、沃斯通克拉夫特和穆勒的著作,她終于釋懷,并開始接受那些過去,接受父親想象出來的殘忍與忽視,接受高高在上的父親。

接受也為了迎接更好的自己。

心理學上有個概念叫自我選擇效應,它是指你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就決定過什麼樣的生活。

每個人的生活是由過去的選擇決定的,你選擇積極樂觀,就是與幸福不期而遇;而你選擇悲觀消極,就是對不幸耿耿于懷。

其實誰的生活都不是一帆風順的,世界很大,有時對于很多事情,我們都無能為力。

也許你曾經歷過太多不堪回首的往事,它們讓你痛,讓你一人在深夜放聲大哭,可是不論怎樣,過去的事情,總歸成了過去。

我們需要的是向前,不斷向前,像塔拉一樣,逃離禁錮、磋磨自己的大山,像飛鳥一樣去尋求自己真正信仰的山林,然后與過去的自己和解,做一個全新的自己。

沒有跨不過的坎,只有看不開的人。無論是幸福的記憶,還是不幸的曾經,既然已經過去了,我們也就沒有必要再去緊抓不放。

遇見該遇見的,擁有能夠擁有的,也忘記需要忘記的。

人生是一場修行,有的時候,放下過去,何嘗不是放過你自己呢?

就像電影《霸王別姬》里說的那般:「人吶,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我們這輩子活得是好是壞,決定權往往就在我們自己手里,眾生皆苦,唯有自渡。

放下該放下的,無論它是如何影響你的人生,都應該被深埋在五十英尺的地下,在泥土中腐爛;

接納該接納的,接納自己的好,也接納別人的不好;接納世界的光明,也接納世界的黑暗。

這或許,就是《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教給我們最好的道理。

往后余生,愿你做一個靈魂豐盈,精神飽滿,內心通透的人,眼里有光,心里有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