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前,他揣著200塊,帶著絕症女友「用一輛腳踏車」遊遍中國,兩人現在怎樣了?

佩珊 2021/09/08 檢舉 我要評論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有一種愛情是丁一舟和賴敏」。

在《朗讀者》的舞臺上,一位女孩坐在輪椅上深情地讀著《你是我不及的夢》,旁邊的男孩則不斷地撫摸著她的頭給予其鼓勵,這一幕令董卿抽泣不已方如是說道。

這個女孩叫賴敏,男孩叫丁一舟。

想來大多數網友或多或少都有聽過他們的愛情故事。

大致總結就是女生身患不治之症,男生為了不讓對方抱有遺憾,散盡家財帶著對方環游全國走出了一條心形路線。

時光如梭,轉眼,六年時間已經過去,他們的故事是否還在繼續?

01、初相識,再相遇

先從男女主人公的相識說起。

兩人同為廣西柳州人,起初只是普通同學關係。

上學那會,丁一舟性格內向不善言談,班裡同學都對其避之不及。

只有一個人主動跟他說話,那個人就是賴敏。

賴敏性格開朗,看到丁一舟悶悶不樂的時候,總會第一時間過去安慰他。

在丁一舟心裡,賴敏就像是一顆小太陽,溫暖了他的心房。

隨著兩人接觸越來越多,男孩對女孩的好感亦是與日倍增。

只是,因為過于自卑敏感,丁一舟一直沒能鼓足勇氣表露自己的心意。

畢業後,兩人也就這樣各奔東西了。

不過,丁一舟內心始終沒有放下賴敏,他一直在社交平臺上關注著賴敏的動態,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陪伴著對方。

在2014年的3月,他突然看到了這樣一條動態:「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你們怎麼辦?沒有我的笑容,你們怎麼辦?」

丁一舟不知向來樂觀開朗的賴敏情緒怎會如此低落,一時間心急如焚再顧不上害羞,連忙打開對話方塊詢問對方:「你怎麼了?」

原來,賴敏的家族中有著名為「小腦共濟失調症」的遺傳病。

這病俗稱「企鵝病」,人一旦患上這種病後就會像企鵝一樣搖搖晃晃地走路,嚴重時甚至連路都走不了。

而就在她父親遭遇交通事故身亡後的第九天,她的母親就因該疾病離開了人世。

「屋漏偏逢連夜雨」,不久後,賴敏也正式被確診為「企鵝病」,相戀七年的男友沒能給予安慰,反而直接說出了分手。

得知這一切後,丁一舟心疼不已。他開始每天陪賴敏聊天,像以前對方安撫自己那樣逗她開心。

終于,他鼓足了勇氣告訴賴敏自己想要照顧她一輩子,「你回柳州吧,我養你」。

賴敏內心雖然無比感動,卻沒有答應下來,「你知不知道,我會死的……」

丁一舟知道對方不願意耽誤自己,但他已然下定了決心,完全沒有給賴敏拒絕的機會。

幾天後,他準備好東西直接去了南寧,將賴敏和另一隻陪伴著她的小狗「阿寶」接回了柳州。

「既然他把阿寶都帶走了,那我也只能跟他走了」。

起初,賴敏病情尚未嚴重的時候,兩人的生活也尚算美好。

賴敏會每天早起出門給丁一舟買早飯,又或是在家給他做菜。

身為造型師的丁一舟則會親手幫她做髮型,記錄下她美麗的面容。

可惜天不遂人願,沒多久,賴敏的病情就不受控制急轉直下。

為了給心上人治病,丁一舟不惜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積蓄,甚至每天打三四份工來賺取醫藥費。

可是,他再努力也沒能抵擋住賴敏病情的惡化。

2014年的冬天,醫生勸他們停止治療,並告知賴敏可能活不過四十歲。

這讓賴敏崩潰不已,但在難過後,她又有了新的盼頭。

與其在家「坐以待斃」,還不如利用最後的美好時光出去走走。

對曾是導遊的賴敏來說,沉醉在祖國的大好河山中無疑是最快樂的事情。

丁一舟當然不願讓心上人留有遺憾。

他馬上制定了一條線路,從柳州出發,經過大理、西藏、青海以及河南,在地圖上正好畫出一個巨大心形,兩人將此次旅行稱為「走心之旅」。

由于治病已經散盡了家財,他們旅行的啟動資金只留下了700元,在置辦完基本用品外,僅剩200元。

誰都沒想到兩人就這樣毫不猶豫地出發了,「一架單車,一個輪椅,一條狗,我就這樣拖著賴小敏出來了」。

至于生存問題,丁一舟毫不擔心。「無論是城鎮還是鄉村,我都可以靠自己的手藝,幫別人剪頭髮,哪怕賺個5元、10元,也夠我們一天的飯錢」。

如他所說,每到一處地方,丁一舟就做各種兼職來賺取兩人的路費。

他有時會給別人理髮,有時會放牛放羊,種地收莊稼也是常有之事。

為了節約開支,除了賴敏生理期或是需要洗澡以外,他們都在外面支帳篷休息。

吃飯也不下館子,都是自己搭一個小灶。

漸漸地,兩人的愛情故事被越來越多人熟知,大家在瞭解他們的困境後紛紛向其伸以援手,可丁一舟都拒絕了。

「這世上還有很多比我們困難的人,如果連我們都接受捐助了,那他們怎麼辦」?

最後,唯一收下的就只是一輛電動輪椅廠家寄來的小三輪。

兩人一路跌跌撞撞總算到達了賴敏期盼許久的布達拉宮。

在那裡,丁一舟單膝下跪向她求婚了。

這一路經歷的千辛萬苦都未曾讓賴敏哭泣,可當丁一舟說出「嫁給我」的時候,她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

毋容置疑,後半段旅行,他們仍然風雨兼程相依相伴。

02、終其所有只為你

然而,在經過新疆,將要到達西安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在雙方計畫外的事情——賴敏懷孕了。

初為父母,第一反應自然是喜悅,賴敏的激動更是無法按捺。

她給孩子取名叫「丁路遙」,還一口氣寫了十八封信,打算以此來填補孩子成長的空缺。

但喜悅過後便擔心起來,「因為這病會遺傳的」。

冷靜考慮後,丁一舟帶著賴敏去醫院做了篩查。結果,產檢發現孩子有遺傳致病基因。

萬念俱灰下,他們只能選擇和還未見面的「丁路遙」告別。

後來,花了一年多時間,賴敏才從這段陰影中走出來,而丁一舟則開始為兩人日後的生活做打算。

通過眾籌,他們在曾經求婚的四川理塘,開了一間「路遙星空」的客棧。

除此之外,丁一舟還做了個「會飛的企鵝」公益計畫,以此來幫助更多和賴敏一樣的病友去看世界。

許是這份堅持和善意打動了老天。

終于,在2019年,賴敏有了第二個孩子。

更幸運的是,這次經過檢查,腹中胎兒沒有遺傳到賴敏家族的「企鵝病」。

于是,7月,丁一舟帶著賴敏和他們的「護航犬」阿寶回到了故鄉柳州待產,也在民政局正式登記結婚了。

五個月後,賴敏成功產下了一名女嬰。他們為孩子取名「安寧」,寓意「平安順遂,寧靜致遠」。

面對新生命的到來,除了喜悅,便剩下壓力。

因為賴敏行動不便,客棧的事情幾乎都是丁一舟一個人處理。

但無奈,去年理塘旅遊業不景氣,客棧亦是鮮少有人光臨。

為了補貼家計,除了手頭的工作以外,他只能跑到夜市去賣花,亦或是在網上寫小說拍視頻賺錢。

因為壓力太大,丁一舟差點患上抑鬱症,「我這是產後抑鬱,是賴敏產後,我抑鬱」。

2020年3月那會,他因過度勞累導致心臟病突發被送去了醫院搶救。

可即便這樣,丁一舟還是堅持不要大家的資助。

「感謝廣大網友的關心,抱歉這種時候給大家添堵了,再次讓大家收回錢,我自己真的還有」。

等到身體恢復之後,他又立馬忙活起來,開始著手籌備婚禮。

其實,早在妻子懷孕那會,丁一舟就已經打算給妻子一場正式的婚禮。

「她應該穿上婚紗,穿上高跟鞋,感受一個正常女人該有的儀式感」。

看著賴敏慢慢地已經沒有辦法站起來,丁一舟愈發緊張起來。

5月18日晚上,在柳州市柳江河遊船的頂層露天平臺上,他親手為愛人穿上婚鞋,披上婚紗,舉辦了一場別出心裁的婚禮。

當時的情景,令無數網友濕了眼眶。

而婚禮過後,賴敏的狀態不出意料越來越差,小腿萎縮到不如丁一舟的胳膊一般粗。

但因為有著丈夫和孩子的陪伴,賴敏從未想過放棄。

這一年來,丁一舟時常會去張羅客棧的事情,賴敏則儘量不讓丈夫分心,她每天都會堅持扶著牆慢慢走路,嘗試自己動手去穿衣服。

今年四月,夫妻二人打算要將經歷的一切拍成一部電影。

「為的是完成賴敏和布布之間的情感傳承與對接,因為賴敏衰弱得特別厲害,到了那時候賴敏怕是已經不能自己和布布說我們的故事了」。

為此,身為影視行業門外漢的丁一舟專門去深入瞭解學習了相關知識。

在經過時間以及成本的綜合考量後,最終「計畫通過銷售我們的螺螄粉來拍我們的電影」。

雖然他們深知事情的困難程度,但還是打算堅持去做。

「不想資本介入,把該表達的都表達清楚,個人銷售一百萬份螺螄粉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們會努力去做」。

結語

就在上個月的時候,丁一舟在社交平臺上發文宣佈自己的公司和螺螄粉品牌已經正式成立,並且還告訴了大家電影備案已經通過的好消息。

想必接下來的日子,他們依舊會像當初「窮游」全國時一樣,執著且努力著去實現這一願望。

相信,他們的愛情一定能夠戰勝一切困難,祝福賴敏,希望她的病情不要再惡化,也期待影片早日上線!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