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7歲女孩獨自隱居深山雜草院,不買衣服,不上網,3年後改造成一家絕美書院

27歲女孩獨自隱居深山雜草院,不買衣服,不上網,3年後改造成一家絕美書院
2022/07/21
2022/07/21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田園夢。我們從田間鄉野聚集,用鋼筋水泥覆蓋土地,建造出高樓大廈,城市越來越宏大、越來越先進,越來越擁擠、越來越雷同。於是,又開始懷念鄉間的自由,看四季分明、花開花落,走在田野,風在身邊、草在眼前。然而,心中再嚮往,真正能做到回歸田園的人,好像還真沒有幾個。

不過今天要說的一個風華正茂的城市女孩,不僅久居山林,看到她的房子,雜草叢生、破破爛爛,更像是個岌岌可危的危房。她就是宋雅靜,這個27歲的城市姑娘居然一個人住在這裡!

雖然外人充滿了不瞭解,但是宋雅靜自己卻甘之如飴,她一個人,從開荒到設計,她把這裡慢慢改造成了自己夢想的樣子。

初來乍到,院子還是一片荒草雜生的景象。於是宋雅靜一個人開始了除草、搭籬笆、耕地種地,全然一幅「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園生活。

原來糊滿舊報紙的土牆土炕

被改造成雅致書房

初來時山上還未通水電,全靠自食其力,用水需要去挑水,用火需要劈柴生火。

就連衛生間都是自建的,清理掉雜草、垃圾,把石頭壘砌成石牆,就成了露天的衛生間。

露天廁所和露天洗澡間

距離她初上山已經過了三年。

圖來自知乎@我桃桃渡河而來

這已經是宋雅靜在終南山上生活的第三個年頭,很多人以為她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沒想到她一呆就呆了三年,而且還沒有打算改變目前的生活方式。

問及初衷,她說,我想建起一個書院,在書院裡創造自己和更多人的未來。

時間回到2016年的4月,那時候的她還在西安讀大學,終南山佇立在遠方,那時候的宋雅靜除了偶爾望到那座山,未曾想過她與它會結下如此的不解之緣。

畢業後,宋雅靜輾轉各個城市,從北京到西藏,又從西藏回到北京,從北京去成都,又從成都回到北京,她好像一隻候鳥,在各個城市中遷移、落腳,再遷移再落腳。

就在這樣不斷試錯的人生中,疲憊不堪的宋靜雅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我要做一個書院!

就是這樣,宋雅靜停下了奔波了腳步,開始了和終南山的故事。

聊到山裡生活的苦,宋雅靜笑著說,這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你們覺得沒水沒電不方便,我卻覺得回歸自然,而且,沒有光污染的山裡,有漫天繁星點綴黑夜。

山裡的花花草草,迎春、桃李、秀葽、蒲公英等等等,一年四季,仿佛永不落幕的舞臺

糧食完全自產自足,

瓜果蔬菜個個新鮮多汁,

還有永遠不重複的天空、雲彩、太陽、月亮等等,大自然的魔法盡顯其中

光影搖動

風吹樹葉

當然免不了一眾昆蟲

有益蟲有害蟲

其實感受了那麼多山裡的美好,你還會一味覺得生活在山裡苦嗎,很多時候只是視角不同罷了。

她把書院取名為「 終南山未來書院」,她解釋到,這個書院不在於培養人,而在於滋養人。

在這裡,你可以吃、住、耕作、登山、也可以讀書進修,書院就像是一片肥沃的土地,每個人都是一顆種子,最後長成什麼樣由自己確定。

宋雅靜的生活方式慢慢地被人們所接受,很多人想加入宋雅靜,在書院裡長住一段時間。

但是舊址的面積有限,所以宋雅靜在山的另一邊選了新址,算是書院的分院。

書院新址

修繕後的屋頂

原來的土廚房改造成了花草間

原來的土磚房改成了書房

裝了熱水器,建了獨立衛生間,還做了火牆保暖。吃著火鍋,和三五好友聊天說地,與剛上山的第一年比舒服了不少。

吃的方面也更豐富了,前院、後院、山坡上都開了菜地。各種應季的瓜果蔬菜,吃的很健康。

還可以從山裡的野生植物裡取材做成果釀、果醬、花蜜等等。

秋天是豐收的季節,食材是最豐富的,野生的核桃、栗子、紅棗長滿山裡,還有番茄、黃瓜、柿子、梨等等,等著人們的採摘。

從深山裡引來泉水,裝了抽水泵、蓄水箱,這樣就有了自來水。拉了電線通電,但沒有WIFI,信號時有時無,不過對這些並不執著。

衣服基本不買,街也很少逛,生活用品全靠網購,放棄了購物欲,宋雅靜覺得輕鬆不少。

現在的她,種地、做飯、養貓、養狗、看書、喝茶,每天的生活悠然自得。

有朋友來時,需要提前三天預定,宋雅靜會提前曬好被子,準備好房間和床單被褥。住客住幾天,費用多少,全隨客人心,但不能做伸手黨,必須要付費。

編後語:古有詩句: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隱居深山不問世事乃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生活,然而能做到的還是少之又少,不知道你對此怎麼看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