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陀思妥耶夫斯基《窮人》:愛錯了人,是多少人窮一輩子的根源

陀思妥耶夫斯基《窮人》:愛錯了人,是多少人窮一輩子的根源
2022/07/25
2022/07/25

「一個新的果戈理誕生了!」

1845年5月,一個男人手拿書稿,激動地向文學大師別林斯基喊道。

別林斯基漫不經心地接過書稿,沒想到剛翻兩頁,他就興奮地坐起來,讀得手不釋卷,一夜未眠。

讀完后,別林斯基激動地喊道:「趕緊把他領到我這兒來。」

別林斯基口中的他,就是年僅24歲的陀思妥耶夫斯基,那部手稿則是他的第一部小說,也是他的成名作—— 《窮人》

書中,陀思妥耶夫斯基用55封書信,講述了美麗善良的17歲少女瓦連卡,從落寞到絕望的悲慘人生。

以前一直覺得是生活的困境,讓瓦連卡希望的微光漸漸暗淡。

可當我經過畢業求職、結婚生子,歷經歲月跌宕后才明白:

貧窮不是原罪,愛錯了人,才是多少人窮一輩子的根源。

和偏激的人在一起,愛注定是一場磨難。

主人公瓦連卡的不幸,始于一場懵懂無知的愛戀。

那時,她15歲。

因為父親離世,孤苦無依的瓦連卡和媽媽投奔遠親,在那里結識了波克羅夫斯基,一位性格怪異、寡言少語的窮大學生。

得知他3歲喪母、10歲被繼母趕出家門,靠接濟長大的境遇后,瓦連卡的心中泛起了陣陣漣漪,眼噙淚水地向對方表白:

「我希望愛你,一心一意地和你生活,給你解憂……」

那時,瓦連卡天真地以為,愛可以溫暖彼此,幸福一生,可她卻忽視了對方的脾氣和個性。

由于自幼飽嘗創傷挫折,波克羅夫斯基性情乖張,行為怪癖。

平日里,他像幽靈般無聲無息,整天坐在自己屋里不言不語,也不與人來往。

可只要外界一丁點不如他意,他就激動易怒,大發雷霆,一發不可收拾。

有時學生只是調皮搗蛋,搞惡作劇,他就不由分說大聲訓斥,課沒上完就怒氣沖沖地跑回房間。

為此,他經常失業,四處求職碰壁,生活越來越窘迫。

秋天天涼,波克羅夫斯基淋雨后,不幸得了肺結核,身無分文的他沒有能力去醫治,只能苦苦忍痛煎熬。

瓦連卡頂著鄰居異樣的眼光,徹夜不眠地照顧他、服侍他。

可波克羅夫斯基不以為然,反而脾氣越來越壞,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未曾給她留下只言片語。

瓦連卡哭得肝腸寸斷,覺得自己的愛在他心中微不足道。

更雪上加霜的是,親戚竟伙同外人侮辱了她,還大肆宣揚她早已墮落風塵,與波克羅夫斯基不清不白。

母親因此抑郁而終,還未成年的瓦連卡,就這樣成了備受欺凌的孤兒。

誰能想到,一段情竇初開的愛戀,不僅沒有帶來幸福,還拉著她墜入了深淵。

想起作家文德說的:「性格左右愛情,決定你的愛情模式。」

偏激的人,習慣陷于「敵對心理」的旋渦,只相信自己,不能容忍一絲一毫的不同。

他們喜怒無常,捉摸不定,像個行走的炸藥包,稍不注意就會把生活炸成災難現場。

與這樣的人在一起,只會讓人每天都活在顫顫巍巍中,受盡磨難,甚至毀掉一生。

和內耗的人在一起,愛比不愛更心傷。

戀人、母親相繼離世后,身心備受摧殘的瓦連卡選擇了逃離。

她不愿被流言蜚語擺布人生,更不愿生活在惡人的魔掌里,做一個人人恥笑的「皮條客」。

在人生至暗時刻,瓦連卡遇到了愛她如命的文官杰武什金。

59歲的杰武什金像父親般疼愛呵護她,每天寫信鼓勵她、逗她開心。

漸漸地,瓦連卡走出了噩夢般的過去,重拾起對生活的勇氣。

她迫切地想與杰武什金朝夕相處,一起迎接新的人生。

杰武什金卻以各種理由推脫,避而不見,更不愿意瓦連卡接觸外界,公開戀情。

因為他特別在意別人的看法,總用惶恐不安的目光打量周圍,生怕被人笑話。

旁人一句無心的話,一個不經意的動作,都會在他內心激起驚濤駭浪。

為了不被議論嘲諷,他不敢見瓦連卡,只在禮拜天做彌撒時遠眺兩眼,聊慰相思。

為了打消瓦連卡的顧慮,他假裝有錢,頻繁預支薪水,送她糖果、鮮花等。

不到四個月,杰武什金變得一貧如洗。

更要命的是,房東無意中發現了這段相差42歲的忘年戀,大聲嚷嚷得盡人皆知。

面對鄰居的指指戳戳,瓦連卡不懼人言,鼓勵他要堅強,一切都會過去。

杰武什金反倒被嚇破了膽,不斷腦補各種災難后果:

他們會出賣你,泄露你的全部私生活。

他們一定會用諷刺的筆調描寫我們。

完蛋了,活在世上真是丟臉……

在杰武什金自艾自怨的念叨中,瓦連卡也逐漸陷入自我懷疑。

她本可以找一份工作謀生,卻因患得患失,顧慮重重,不敢走出房門半步。

她本可以做針線活養活自己,又因捕風捉影,寢食不安,精力日漸消弭。

很快瓦連卡病倒了,面頰和眼睛深凹,臉色白得像手帕。

非常認同一句話: 「感情中最可怕的不是無愛,而是內耗。」

每個人的婚姻,既是風花雪月的情場,更是心理成長的道場。

一旦被內耗支配人生,你就只能任由自我沉淪。

感情中的內耗,就像一劑慢性ㄉㄨˊ藥,會一點點蠶食愛意,讓你疲憊,讓你腐朽。

和錯的人在一起,婚姻就是一生的墳墓。

兜兜轉轉一年多后,瓦連卡再次陷入生活困境。

她重病在床,無法做針線活,只能靠賣衣服和帽子苦撐。

走投無路之際,曾經強占她的外省地主貝科夫找上門來,請求瓦連卡原諒他,并向瓦連卡求婚。

您親戚是個非常下流的女人,她把您給毀了。

至于我,在這件事上也有些卑鄙,不過這也不足為奇。

您是一個善良、富有情感、有學問的姑娘,我有責任恢復您的名譽。

在我那,您可以要啥有啥,把所有的地主太太都比下去……

或許是描繪的未來太過于美好,或許是受夠了貧窮的磨難,瓦連卡忘卻了貝科夫曾經的惡行,不假思索地答應了。

她說:「如果有人能使我擺脫恥辱,恢復清白的名聲,使我將來不再遭受貧困和不幸,除了他就沒有別人了。」

幸福仿佛觸手可及,現實卻無比殘酷。

真正走進貝科夫的生活,瓦連卡才發現,他不僅朝三暮四,還自私暴躁。

搬進新居后,貝科夫幾天不見人影,到處鬼混,瓦連卡卻再也沒有外出的自由。

曾經許諾的盛大婚禮,也成了一場空歡喜。

貝科夫嫌貴、太花錢,不僅取消了舞會和宴客,就連婚禮戴的珍珠寶石耳環也一筆勾銷。

最扎心的是,貝科夫娶她不是因為愛,而是為了繼承遺產。

因為貝科夫的姑母時日不多,他只有結婚才能得到遺產繼承權。

之所以選擇瓦連卡,只因她是孤兒,潦倒困頓,體弱多病,而且無人援助。

此時,追悔莫及的瓦連卡想要回頭,卻發現早已無路可退。

狠心的貝科夫將她安置在外省一片光禿禿的草原里,周遭是無盡的荒涼。

「如今悔恨將何益,腸斷千休與萬休。」

婚姻中最悲哀的,不是窮,不是苦,而是跟錯的人在一起。

因為一步踏錯,步步都是錯。

當你誤入歧途,身陷泥沼,就只能在日復一日的荒蕪中蹉跎一生。

正如股神巴菲特所說,「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其實是跟什麼人結婚。」

和錯的人在一起,婚姻就是荒冢,往后的每一天,都在加速你的衰老和ㄙˇ亡。

有拳打腳踢的暴力、有面目全非的猙獰,刺得心靈千瘡百孔;

有痛苦不堪的煎熬、有血肉模糊的分離,擾得生活兵荒馬亂。

哪怕你一生不愁吃穿,不會遭受折ㄇㄛˊ,也會少了陽光與自由,痛失愛和幸福。

瓦連卡的不幸遭遇,依舊在生活中輪番上演。

正如哲學家阿蘭·德波頓說:

「和錯誤的人結婚,是我們任何一個人都容易犯的錯誤,而這也可能是人一輩子最昂貴的一個錯誤。」

選擇跟誰結婚,不只是選擇一個人,更是選擇了余生的活法。

選對了,才能彼此成就,活出1+1>2的豐滿人生。

選錯了,路越走越窄,生活也越過越不幸。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