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2年,日本最丑陋的「性丑聞」,細扒整個事件,讓人一言難盡!

2022年,日本最丑陋的「性丑聞」,細扒整個事件,讓人一言難盡!
2022/08/31
2022/08/31

「一切都是因為本人缺德,我對此感到非常抱歉。」

不久前,日本男影星香川照之,忽然現身日本TBS新聞節目《THE TIME》,表情凝重地說出了這句話。

道歉之后,香川照之繼續表示:

「未來交給我的工作,依舊會確實、真摯地努力,全力以赴完成。」

隨后,他發揮日本人獨有的「躬匠精神」,對著鏡頭再次鞠躬道歉,持續了足足一分鐘。

香川照之是誰?

他又為什麼要用這樣「公開處刑」的方式,在新聞上給大眾道歉呢?

相信喜歡看日劇的觀眾對他一定不陌生,

《半澤直樹》中的常務董事大和田,讓香川照之幾乎家喻戶曉。

香川照之是日本正兒八經的「星三代」,

父親是歌舞伎藝人三代目市川猿之助,母親是演員浜木綿子。

祖父同樣是歌舞伎藝人三代目市川段四郎,祖母是女演員高杉早苗。

出身演藝世家的他起點很高,從影33年,香川照之在日本娛樂圈也有很高的威望。

但專門上電視節目道歉的這件事,卻結結實實將他釘上了「恥辱柱」。

對大明星來說,有什麼事不能冷處理,非要搭上自己的名聲和未來?

三個字:性丑聞。

沒錯,又是性丑聞。

2019年7月,香川照之和幾個朋友去東京銀座酒店高級俱樂部消費。

母親為了讓兒子玩得開心,特意給他們安排了單間。

酒過三巡,香川照之開始有點不安分。

她摟著酒店的女服務員唱歌跳舞,十分興奮。

到興頭上,動作越來越大,不僅將手伸進女孩衣領亂摸,還扯下了女孩的內衣,交給朋友們互相嗅聞。

在強行脫下女孩內衣后,香川照之又開始「上下其手」,觸摸女孩隱私部位,并摟著她強吻。

承受這一切侵犯行為的女服務生,事后患上了嚴重的PTSD(創傷后應激障礙),并一紙訴狀,將袖手旁觀的主管告上了法庭。

礙于香川照之的名聲,女服務生隨后撤訴,但事情被曝光后,這位日本男星下作的行為,遭到了全日本民眾的聲討。

不堪壓力,在通過經紀公司隔空道歉后,香川照之才于26號親自現身新聞節目道歉,以挽回自己僅存不多的顏面。

但在日本……或許道歉后,等風頭過去,香川照之又可以堂而皇之地出現在銀幕上圈錢了。

事實就是這麼魔幻,尤其在日本娛樂圈,對「性丑聞」的容忍閾值,比太平洋都寬泛。

01、被逼「枕營業」,陰影下的日本女星

在日本遭受性霸凌的,不只是圈外普通女性。

就連高高在上的日本女明星,也有不少人,會遭受這樣的屈辱。

大家應該還記得今年4月份的水原希子事件。

在接受《文春周刊》的采訪時,水原希子自曝過自己拍戲時被[猥.褻]的慘痛經歷。

在ins直播時談及這件事,水原希子更是泣不成聲,網友的不理解和長久以來的壓抑讓她的情緒直接爆發。

水原希子是日本著名的混血女星,長相美艷,身材很好。

她在拍攝網飛投資的電影《彼女》時,導演梅川治男突然臨時提出要加戲,而且添加的戲份讓人瞠目:水原需要在拍攝時露出[私.處]體毛。

聽到這樣的要求,水原希子斷然拒絕了。

莫說之前的劇本和彩排中從未提及「露毛」的事,即便有,這也不是一部正常電影該有的尺度。

但梅川治男不依不饒,甚至謊稱這是網飛的要求,并出了個「剃毛后貼假體毛露出」的餿主意。

事后證明,資方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要求。

所謂「露毛」,不過是梅川治男臨時起意,想滿足自己變態的欲望罷了。

事實上,水原希子遭受的騷擾不止一次。

她還曾在半裸拍攝化妝品廣告時,被二十多個「公司高層」涌入視奸。

水原也爆料,自己的好友在拍激情戲時,年長的男演員在起生理反應的條件下,拒絕往[私.處]貼膠帶,反而「霸王硬上弓」。

無獨有偶,幾乎在去年的同一時間,也是在ins直播時,日本著名模特麻理惠,就曾哭訴過自己曾被逼「枕營業」的往事。

所謂「枕營業」,其實就是我們說的「陪睡」或「潛規則」。

麻理惠直言,那時候自己才18歲,剛剛進圈。

一次節目中,他被主持人島田紳助挑刺「沒禮貌」,不得不赴約晚上的飯局進行「賠罪」。

但她沒料到,島田紳助在飯局中,竟明目張膽地要求她提供特殊服務。

當時搞笑藝人出川哲朗以及女星山本梓都在旁邊,兩人不僅沒有提出異議,還隨聲附和,希望她「懂點規矩」,并說「大家都是這樣過來的」。

只有兩個喜劇藝人森田一義和太田光站出來為她解圍。

之所以指名道姓大膽爆料,就是因為麻理惠發現,在日本娛樂圈,「枕營業」對女明星已經成了某種日常。

而那些卑劣的男藝人,卻還得以拍廣告、接代言、演電影,賺得盆滿缽滿。

在爆料以后,被麻理惠點名的藝人和經紀公司都大呼冤枉,并要求麻理惠為自己恢復名譽。

但麻理惠很剛,并表示一定要把這件事公開到底。

事實上,日本娛樂圈女星的地位并不高。

為了維持圈子里所謂的「生態平衡」,有些藝人和經紀人會在其中充當中介甚至皮條客。

而那些逼迫女星枕營業,得到女星性服務的「大佬」中,不乏社會名流。

演員歌手,導演編劇,政界要員以及投資公司和廣告公司的高層……

比如被水原希子事件牽出的日本導演園子溫,他也被幾十名女演員指控。

即使是沒太大名氣的小導演榊英雄,也被指控侵犯7個女演員,其中3個還是婚內。

這還僅僅是我們知道的,沒有曝光的[猥.褻]事件,不知道有多少。

02、只在日本嗎?只有娛樂圈嗎?

在好萊塢,「寡姐」也是受害者,韓國女藝人「陪睡」門,美國體操隊「性丑聞」……

實際上,性霸凌不止發生在日本,也不止發生的娛樂圈。

在韓國演藝圈,陪睡似乎已經不是什麼諱莫如深的潛規則。

因為成熟的在線造星模式,井噴的年輕演藝人才和資本財閥的控制,在韓國當演員成了真正的「高危」職業。

不久前,韓國女星劉珠恩哥哥通過她的SNS告知了我們一個讓人震驚的消息:劉珠恩自盡了。

這個年僅27歲的姑娘風華正茂,正處于事業的上升期。

她長相清純,2018年憑借《big forest》出道后,在韓國擁有很高的人氣,事業也正處于上升通道,幾乎沒人能想明白她自盡的理由。

就在去世前幾個月,劉珠恩還發出照片,在和家中的兩只狗狗嬉戲,心情大好,十分可愛。

自盡前,27歲的劉珠恩留下了她對這個世界最后要說的話:

「我非常想要演戲,但是很不容易。演戲是我的全部,也是我的一部分,但是生活太難了,非常感謝所有愛我之人,以及我愛之人」。

沒有遭遇網絡暴力,也沒有證據表明她被潛規則,從劉珠恩的遺書中,我們只能判斷出她事業不順,星途受阻。

事實也的確如此,2018年出演過兩部作品之后這4年間,劉珠恩就再也沒有新作品了。

一時間,韓國網友對劉珠恩的死眾說紛紜。

有人說她接不到戲壓力大,也有人說她心思敏感,更有人攻擊她性格極端。

但一種主流的猜測是,劉珠恩因為反對韓國娛樂圈的「潛規則」而被雪藏,做演員的通道被完全堵死,所以感到「絕望」,選擇了自盡。

這種猜測并非沒有依據,畢竟這些年,韓國娛樂圈因為性霸凌而自盡的女星太多了。

2005年,女星李恩珠自盡,后媒體曝出她出道后就淪為權貴的交際工具。

2007年,鄭多彬自盡,2008年崔真實自盡,2009年,《花樣男子》里的女星張紫妍自盡。

有沒有發現,這些自盡的韓國女星有什麼共同特點?

她們個個年輕貌美,名氣很高,粉絲群體龐大,但卻沒有充足的社會和經濟資源支撐或保護。

這樣的女明星,正是韓國一些權貴們的主要「獵物」。

張紫妍生前就曾無數次被強制要求陪睡,最多的時候,一天要招待45人,遭受超過10人的侵犯。

這些侵害和凌辱,不僅僅發生在一對一的私密環境下。

有時候,她會被上層名流集體玩弄,為了讓權貴盡興,經紀公司甚至逼迫張紫妍做了絕育手術。

張紫妍想過走司法程序,但每次控訴都不了了之。

后來韓國網民請愿重啟調查,但因為有一位嫌疑人的妻子是檢察官,案件只錄了13人的證詞就草草了事,連遺書也被判定為是「偽造」。

據韓媒爆料,2019年末,具荷拉的自盡,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性霸凌。

雖然沒有公開證據顯示,但韓國媒體稱,具荷拉跟張紫妍狀況差不多,不僅僅被當作交際花,還會遭受多人凌辱。

因此,具荷拉的精神狀態會出現問題,也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

2019年5月自盡未遂后,僅有28歲的具荷拉,在11月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有一件事可以反映韓國娛樂圈對性霸凌的態度,那就是2019年底的李勝利案。

李勝利是韓國某頂級男團的成員,2019年,他經營的夜店因為暴力毆打顧客上了熱搜。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經過調查,李勝利所開的夜店,簡直就是藏污納垢之所,除了暴力毆打,還涉及性暴力、使用迷奸藥,以及性招待。

為了討好夜店投資的外商及韓國官員名流,李勝利會將夜店里頗有姿色的女孩下藥迷暈,隨后送給客人「享用」。

2019年3月,韓國電視台曝光了李勝利涉及迷奸的聊天記錄,記錄中充斥著「下安眠藥、車上侵犯」、「除了殺人,什麼都做了」等等。

李勝利案件震驚了整個韓國,韓國總理甚至點名要查辦。

只是,韓國秉承著「雷聲大雨點小」的特點,在九項罪名全部成立的情況下,李勝利只被判了1年零6個月……

韓國娛樂圈的魔幻,可見一斑。

在好萊塢,性霸凌的事件更甚。

「ME TOO」運動的導火索,好萊塢大佬哈維·韋恩斯坦侵犯女星事件,恐怕是本世紀最臭名昭著的性丑聞。

包括安吉麗娜·茱莉、羅贊娜·阿凱特等著名的一線影星,都是韋恩斯坦的獵物。

2021年5月,寡姐斯嘉麗·約翰遜也曾明確開錘以HFPA為首的好萊塢財閥和權貴團體,稱他們對女演員和自己實施性騷擾。

好萊塢如此,美國其他領域也未能幸免。

在紀錄片《吹哨人:美國體操隊丑聞追蹤》中,美國體操隊隊醫拉里·納薩爾共[猥.褻]了156名受害者,并被判了175年監禁。

雖然惡魔受到了懲罰,但女孩們付出的代價,誰來承擔?

娛樂圈、體育圈、職業圈、模特圈,甚至是一個普通的服務生,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孩,都有可能在夜店被迷暈,送到大佬的餐盤里。

何其可怕,細思極恐。

03、曝光就夠了嗎?結果怎樣?

不管是日本那位女服務員對外控訴時,還是水原希子直播的時候,總會有一種刺耳的聲音出現。

「一個巴掌拍不響。」

「吃那個硬不叮無縫的蛋。」

「「誰叫你平時不檢點,活該。」

「……」

沒錯,水原希子痛哭的原因,也是因為此類「[蕩.婦]攻擊」。

事實上,每一位遭受侵害的女性,甚至是女明星,都面臨過這種攻擊。

比如崔雪莉,她就曾在節目中公開表示,不穿內衣可以有效保護胸部,但這個說法被韓國網友集體攻擊,甚至羞辱她為「[蕩.婦]」。

而她的好姐妹具荷拉,曾經也拍攝過不穿內衣的照片,再次引發群嘲。

理解女性的,似乎只有女性,具荷拉在自盡前,曾在直播中懷念崔雪莉,并為她傷心哭泣。

而在李勝利案件中,那些被迷奸的女孩,也被韓國男人集體攻擊。

「好女孩誰半夜去夜店?」

「去夜店不就是為了找男人麼?」

你看,受害者有罪論總能大行其道。

隨著「Me too」運動的風靡,全球女性自我保護的意識越來越強,像好萊塢就引進了「親密協調師」這一職業,專門解決影視作品中親密情節的設計和拍攝問題。

但這,還遠遠不夠。

逍遙法外的園子溫,判了一年的李勝利以及白白死掉的張紫妍,都在告訴我們一個道理——

遭受侵害之后,女性的維權之路太過艱難,從取證到時效,從證人證物到警方重視程度,層層都是壁壘。

上到女明星,下到普通女生,要想最大程度地避免被害,小編認為,至少需要做到三點。

第一,是提高自我保護意識,防患于未然。

獨自外出,一定要喊上父母或友人作伴,陌生的網友不要見,不要相信天上掉餡餅的事……

大多數的侵害,只要自我保護意識足夠強烈,都可以避免。

如果囿于權力傾軋或職場霸凌等因素無法提前避免,也一定要悄悄錄音或錄像以保留證據。

第二,是勇于發聲,不再沉默。

從水原希子到麻理惠,從伊藤詩織到安吉麗娜,在受到侵害之后,一定不要忍氣吞聲。

受害者沒什麼丟臉的,錘爆侵害者,警醒其他姐妹,將罪惡放在陽光下,對整個女性群體才更有意義。

第三,平等教育和性教育應該從小做起。

侵害者一般以男性居多,所以從小開始平等教育和性教育,迫在眉睫。

真正的平等,是互相尊重,而真正的尊重,是保持恰當的社交距離,在女孩明確表示「不」的時候遠離,不去做侵犯女性的事。

雖然這聽起來遙不可及,但性教育和性別平等教育的普及,是能夠在源頭解決女性被侵害問題的唯一方法。

因為一個有涵養的紳士,是不會做逾越性別邊界的事的。

我們都知道《色戒》尺度大,但李安在拍攝電影的時候,給了湯唯最大的尊重。

每一場激情戲,片場只留男女主演、導演、攝影四人,湯唯擁有喊「cut」的權利。

這才是真正正確的做法,比「親密協調師」更有效,也更直接。

在男性主導社會資源,掌握社會話語權的今天,要完全避免性騷擾,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我們期望,通過我們的努力,作惡者能少一些,受害者能少一些,曝光的骯臟能多一些,紳士的男性能多一些。

我們追求文明,這也是文明的一種。

只有尊重女性,人類才有前途和未來,改變有陣痛,道阻且長。

就如有些媒體評價香川照之的事件評價:這是2022年日本最丑陋的「性丑聞」,它還沒有真正結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