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男子花2500萬買下別墅,被倆老人賬篷堵門:沒400萬不能住

男子花2500萬買下別墅,被倆老人賬篷堵門:沒400萬不能住
2022/08/27
2022/08/27

2019年,周先生看中了正在進行法拍的1幢3層小別墅。據周先生了解,這棟房子的原主人是因為資不抵債才導致別墅被法院收走,從而進行拍賣的。

這種來源的房子對周先生來說既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是房子是原房東用來抵債的,房價要比市場價便宜很多。而且,周先生買房只需要與法院的人交涉,確定好之后就可以把款項直接打過去,不用親自面對原房東的。

壞處就是,周先生并不知道原房東所欠的債務究竟有沒有結清,如果自己買下房子,但卻有人常常上門討債可怎麼辦?一時之間,周先生有些兩難。

思慮過后,周先生決定再去觀察一下那棟房子。看過之后,周先生心中很是滿意,這棟別墅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周邊環境都很滿足他的預期,而且據他觀察,屋主所有的東西已經從房里搬走,門口也沒有有人鬧事過的跡象。

周先生懸著的心落了下來,很快就以2500萬的價格拍下了這棟別墅,幾天后,周先生就將全款打給法院,這棟房子也正式屬于他。房子的事塵埃落定后,周先生繼續忙碌于生意,并沒有第一時間來進行裝修,一直到2020年1月份,周先生才有了空閑來折騰房子。

可這一次,周先生卻連屋門都沒能進去。有人堵在他家門口,聲稱他花的2500多萬并沒有買下這個房子的全部,想要入住,還得再拿400萬來。周先生氣得不行,折騰了一圈,卻發現無論是社區還是城管都沒有辦法幫他解決這件事情,就連警察也拿對方毫無辦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對方到底是什麼人,可以這樣罔顧律法?

被堵住的家門

賬篷只有6、7平米,并不大,卻將周先生唯一可以出入的路堵得嚴嚴實實,周先生之前試過進門,可在這頂賬篷的堵塞下,他只能從一個很小的縫里擠進去,進出非常艱難。

賬篷里住著一對70多歲的老人,此時,他們坐在周先生的對面,表情都很不善。他們是原房東的父母,周先生一來就向他們強調,這棟房子已經被法院拍賣給了自己,與他們的兒子沒有關系了。

周先生

兩位老人氣定神閑地開口:「根據購房合同,你拍下來的只是108平方公尺的住宅區域,大門外的這塊綠地并不屬于你。我們住在這里也不算是住在你的地盤上。但是,你如果想讓我們搬走,就必須出錢把門口的這塊綠地買下來。」

說完,兩位老人獅子大開口,直接要價400萬。周先生差點氣笑了,從沒聽說過買房子的時候還必須把大門外的公共區域買下來的。不過,他買房前做過功課,這片區域基本上都是多年前村子里發給村民們的宅基地,也就是說,原房東是在得到地之后,才著手在上面蓋的房子。因此,周先生并不能夠確定門口這片地到底屬不屬于面前的這對老人。

可即便這塊綠地確實屬于他們,這小小的一塊地也絕對值不了400萬。周先生將這句話告訴了兩位老人,老人們思考了一會兒,退了一步,說只要給他們200萬就行。

周先生本人已經和兩個老人協商了很多次了,可他們寸步不讓,不拿到錢絕不離開。門口那片區域雖然不屬于兩個老人,可也不屬于周先生。這件事從本質上來說,也就只是兩個老人在小區的公共區域搭建了臨時建筑,小區的住戶沒有意見的話,就憑周先生一個人的力量也做不了什麼。

可是,這里的住戶基本上都是當年同一個村里的村民,大家守望相助10多年,他們自然不可能去給兩位老人找麻煩。更何況,兩位老人搭建賬篷的位置很微妙,只影響了周先生一家的出入,并沒有影響到別人。兩個老人年齡又大了,要是因為這件事出點什麼問題,誰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因此,沒有人愿意趟這趟渾水,大家都對他們的做法視而不見,只有周先生為征求自由出入的權利與兩位老人爭辯。

拆不了的賬篷

周先生也很無奈,城管部門也感到棘手,對于這種環境里搭建的賬篷,他們也無法定性屬不屬于非法建筑。不過,這頂賬篷影響了業主的出入是毋庸置疑的,僅憑這一點,他們就可以采取強制手段拆除這頂賬篷。

周先生聽了這番話,心下一松,只不過,他心里還是有些擔憂:「兩個老人家年齡太大,如果強制拆除,他們會不會受不了這個刺激?」協商不了,城管部門只好采取強制措施,強行拆除兩個老人的賬篷。在這個過程中,兩位老人哭天搶地,還坐在地上撒潑。無奈之下,拆除只好中止。后來,城管又上門幾次,兩位老人還是那個態度。

雙方僵持不下,不過,最后還是城管部門的人占了上風,徹底拆除了這頂賬篷。可他們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兩個老人就在原來的地方又搭建了一頂。就這樣,拆了建,建了拆,誰也拿對方沒有辦法。

為了不再影響自己的生活,周先生決定去派出所報警。按照法律,他們可以對兩位老人進行拘留。可難纏的地方在于,兩位老人的年齡都已超過70歲,就算警方采取拘留的處理方式,也不能真正執行。如今,兩個老人已經被周先生激怒了 ,不再愿意再與之交談。周先生卻總覺得老人們的態度有些奇怪,似乎從他手里拿不到錢,兩個老人就活不下去似的。

于是,周先生又找到了媒體。

無家可歸的老人。

記者們剛一進去,表情就無比驚訝。賬篷里的環境比他們想象的還要糟糕,由于近幾天一直在下雨,賬篷中非常潮濕,溫度也幾乎和室外一樣低。兩個老人站在賬篷的角落,凍得直發抖。這麼糟糕的居住環境,也不知道兩個老人是怎麼堅持下去的。

老人告訴記者,當初村里抓鬮宅基地的時候,他抽中了這一塊地。建好房子之后,他就將房子寫在了兒子的名下。「我們這里的風俗就是這樣的,房子都是留給后輩的,所以建好之后我們就直接給了兒子。」

這房子雖說是在兒子名下,但這十幾年來其實都是兩個老人在住。突然有一天,房子被法院派人收走,還強制要求他們必須在幾天之內搬出去。那時候兩個老人才知道,兒子在外面欠了債,把家里都敗光了,就連他們養老的房子都被抵了出去。現在,他們聯系不上兒子,自己也沒有地方去,只能賴在這里。

周先生心底里對兩位老人也是有些同情的。周先生想,既然兩位老人無家可歸,那他不如出一筆安家費給他們。老人有地方去了,自然就不會再來糾纏他。

讓周先生沒想到的是,他還沒來得及跟老人商量這件事,老人那邊又鬧出動靜來了。這一次他們做的更加過分,比之前還要賴皮。

被爭奪的院子

那天中午,周先生再次來到山龍小區,打算和老人們商量一下安置費的事情。可他剛走到小區門口,就發現自家門口的賬篷不見了,周先生還沒來得及高興,就發現自家大門開著,原本應該掛在大鐵門上的鎖頭被扔在地上,已經被撬得破破爛爛。

周先生連忙跑過去,這才發現兩個老人撬完門后登堂入室,又把賬篷搭在了他們家的院子里。他們還在院子里擺放了桌椅,此時正悠哉悠哉地坐在上面,就好像他們是這里的主人一般。 周先生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忍住怒氣,一字一頓地開口:「你們這是在做什麼?知不知道私闖民宅是犯法的?」

兩個老人非常理直氣壯:「我們哪里私闖民宅了,你買的房子是這個108平方公尺的別墅,你來量量,這個院子是超過這個平方的,它不屬于你,屬于我們。」

兩個老人叉著腰,氣勢洶洶地喊:「你想要院子,就拿120萬來換!」 周先生終于忍無可忍,他也意識到自己的退讓只會讓這兩人得寸進尺,越來越過分。這一次,他不打算再為他們留情面了。周先生直接打電話給派出所報了警,要求他們依法處理。

就在雙方爭執不下之時,警察趕到了現場。兩位老人私闖民宅,強行破壞了周先生掛在大門上的鎖,私自毀壞他人財物的事證據確鑿。警察開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并且將老人傳喚到了派出所。

不過,這個辦法只能治標,卻不能治本,警察們到底也沒有辦法將兩個70歲的老人如何。他們和周先生商議,如果這件事情想要解決,看來還得從根源上出發,也就是說還是得解決掉兩個老人的住宅問題。

周先生本身就不是個小氣的,并且早就想好要給兩個老人安家費。如果不是兩個老人太過分,說不定這筆錢都早就到他們手里了。

事情解決,周先生的心情并沒有輕松多少,這次和兩個老人打交道讓他倍感疲憊。周先生說,自己短時間內是不會想著裝修房子的事了,可能要等到明年再著手安排。他只希望在這個過程中再不要出什麼事情就好。

其實在這場糾紛里,周先生從頭到尾都沒有錯,相反,他心地善良,為人厚道,還愿意多給十幾萬塊讓兩個老人安家。可兩個老人卻仗著年齡胡攪蠻纏,屢次為難周先生和執法的城管與警察。

兩位老人在自己無家可歸之后,不去找真正導致這種結果的罪魁禍首,反而一味糾纏無辜的周先生,實在是有違法理人情了。

可見人活在世上,既得約束自己,又得約束子女,否則不知什麼時候就弄得自己一無所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