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日本新興職業「懷孕師」,給50多個孩子當爹?!游走在灰色地帶的新產業

张1 2023/01/15

在日本少子化的社會背景下,有不少夫妻雖然想要孩子但是卻因為身體原因不能懷孕。

雖然日本政府正在逐步推行不孕癥治療的相關援助,但是依然有許多家庭生育孩子的需求得不到滿足。

因此,目前日本社會中就出現了一個新興職業「懷孕師」,其實說白了就是提供精液的男性。

有的提供者會用容器裝好自己的精液,提供給客戶。也有許多客戶會選擇在女性的排卵期內,與提供者進行無安全措施的[性.行.為]。

日本媒體也關注到了這一社會現象,所以就采訪到了幾名提供精子的男性。

其中有人表示自己最初是幫助了一對不孕癥的夫婦成功懷孕,因此感受到了成就感,便開始以此為職業。

也有的精子提供者的目的并不是去幫助別人,比如說一名化名為OM的30歲左右的男性就對記者坦言,自己就是想讓不同的女性懷孕生子。

他還說,如果現代社會也能和以前一樣允許一夫多妻制的話,他可能會接連生下很多孩子。

此人從2020年開始以「懷孕師」為職業,目前已經讓4名女性成功生下了孩子。

作為一名職業的「懷孕師」,OM有自己的一套規則,他自己每個月都會去做性病的檢查,也會要求對方進行檢查。

此外,他拒絕和對方有金錢上的往來,在女方懷孕以后就不再有任何聯系。

他自己也會在個人社交平台上營銷自己,不僅詳細地介紹了自己的個人信息,還特別聲明自己學歷不錯,考取了會計資格,體育成績也很好。

為了讓顧客放心,OM還定期發布自己的體檢記錄,以證明自己沒有傳染病。在疫情期間,他甚至還會出具自己接種了三針疫苗的記錄。

雖然不是每個「懷孕師」都像OM這麼專業,但是目前在日本的網絡平台上,精子被公然售賣的情況并不少見,售價從幾千元到數萬元不等。

甚至有一名提供者透露說,自己的精子已經使50多名女性成功生產,也就是說,他是50多個孩子生物學上的父親。

記者也采訪到了接受精子的夫婦,比如說39歲的清水尚雄。他和妻子綾香的長子現在兩歲,他們的女兒去年出生。

但這兩個孩子都和清水尚雄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其根本原因是清水尚雄是一名跨性別者。

清水尚雄在2014年接受了變性手術,并將其戶籍上的性別改為男性。2015年的時候,他與已經交往了一段時間的女友綾香結婚。

因為羨慕那些有了孩子的朋友們擁有的幸福家庭,所以二人決定使用第三方精子捐贈者。

他們也曾經到東京的醫院咨詢,但被告知捐贈者很少,他們必須等待兩到三年。

後來他們在網上聯系上了一名20多歲的男性,一切交流都在網絡上進行,達成一致后在東京的一家網咖交接精子。

每次接受這名男性提供的精子,這對夫妻都會支付3000日元的酬金,在第七次時他們有了第一個兒子。

他們的女兒也是由同一個精子提供者提供的精子受孕的,清水尚雄夫婦表示等孩子長大后會坦誠地向他們解釋此事,并認為這并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就像清水尚雄夫婦的經歷一樣,現在在日本,「懷孕師」已經形成了產業。在網上搜索相關詞條,精子提供者的個人信息一目了然。

包括身高、體重、年齡這些基本信息,還有個人經歷、智商、職業這些信息也都是精子提供者為自己打的「廣告」。

對于所謂的「幫助別人懷孕」,在日本的網絡上也是褒貶不一。

「幫助有需要的人」這種說法不是生下一個新生命時應該使用的。在這一點上我感到很不舒服。這種說法讓人感受不到對即將出生的孩子責任心。接受精子的人確實能得到幫助,但這種表述是在輕視問題。

目前日本的法律只允許已婚夫婦通過捐獻精子進行人工授精,只有12家指定的醫療機構可以進行相關操作。

此外,為了避免近親結婚的風險,同一捐贈者所生的孩子不得超過10個。而且還要求捐贈者原則上是匿名的。

記者采訪到了這12家醫療機構中的9家,其中有5家機構都表示他們的精子庫數量嚴重不足,有4家機構則因為缺乏捐贈者而暫停了接待患者。

2021年,第一家私人精子庫「未來生命研究所」在埼玉縣成立,該研究所將向指定的醫療機構提供捐贈的精子。

該機構負責人岡田弘醫生指出,因為精子可能傳播疾病,所以在網絡上進行精子的交易存在著危險。

與此同時,人工授精生下的孩子的權益保護也成為一個重要問題。目前已經有日本議員開始商討這一問題,預計會在今年年底前就此制定法律。

對于通過人工授精生下的孩子可能面臨的問題,日本網友也有著自己的擔心。

當孩子發現真相時,他們能不能坦然接受,這個家庭能不能像以前一樣維系下去呢?不管怎麼隱瞞,他們早晚會發現自己有一個生物學上的父親。那時候他們應該去見見那個親生父親嗎?又能確保對方的家庭和孩子不陷入困擾嗎?我看過類似的報道,孩子是想見到自己的親生父母的。大人們滿足了愿望是很高興,但從孩子的角度來看則是很艱難的,因為出生并不是他們的選擇。雖說血緣關系不是一切,但血緣關系也很重要。

通過社交網站尋找精子提供者的風險并不是無稽之談,此前就有新聞報道說一名30多歲的女性接受了她在社交網站上認識的一名男子的精子后生下了一個孩子。

當時這名男性聲稱自己是京都大學的畢業生,單身且沒有交往對象。後來卻發現該男子是中國人,畢業于另一所國立大學,并且已經結婚。

這名女性認為自己受到了欺騙,在去年年底向東京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賠償約3.3億日元。而她的孩子現在被安置在兒童福利機構。

此外,「懷孕師」這個產業也很容易成為滋生性犯罪的溫床。如果「懷孕師」這一產業不能被很好地管理的話,一系列社會亂象就很有可能會愈演愈烈。

雖然這一產業存在種種問題,但是也確實有網友認為還是要從實際的角度來分析。

我發現像這樣的新聞總是有很多負面的評論,這讓人很難過。讓那些無法生育的人也能過上正常的生活,構筑這樣的社會難道不重要嗎?人工授精的歷史很復雜,也面臨許多問題,但請不要在沒有嘗試了解它的情況下就否認它。希望大家能富有同情心,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無法生育孩子可能確實是很多家庭的無奈,但是為了自己,也為了孩子的健康和安全,還是要謹慎看待「懷孕師」這個行業吧!

用戶評論